fictist-news

未分類

劉克襄/天燈的下一步

誰能幫你邁向健康人生?週週提供最新的健康情資,【常春EVERGREEN】幫你的健康打底,人生加分! 【carol的私房教養】為做童書的總編媽咪Carol從教養兩位可愛孩子的經驗及相處中,分享其最真切的心情與心得!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名人堂電子報
2017/03/16 第1143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名人觀點

劉克襄/天燈的下一步
聯合報/劉克襄
前些時,跟平溪在地文史工作的朋友帶領民眾,沿鐵路周遭的八條步道撿拾天燈為主的垃圾。這樁環境清潔運動並非首次,只是持續在推動,希望每年能成為常態,讓我們重新思天燈節慶,現階段還可以做什麼。

每年元宵節,往往是天燈升空數量最多的時候,也是掉落附近山林最驚人的日子。隔天一大早若經過,平溪和十分兩大施放區的基隆河兩岸,掉落在馬路、菜園和樹林的比比皆是。清晨時,當地的阿公阿嬤都出來撿拾。回收一個約莫七元,有此激勵下,黃昏時再經過,大部分應該可撿拾乾淨。

因而一星期後,當我們走進森林,平均每條路線,可能只剩六七個可以撿拾。但有些掛在高一點懸崖,或在林冠上層的,恐怕都會繼續懸垂,只能等待雨淋或風化的腐朽。

撿拾天燈殘骸,一如在海岸淨灘,總有很多心得。譬如,撿拾者常要仰仗長長的伸縮桿,才可能搆到。沒想到平常的垃圾,竟然不比天燈少。每一個天燈的體積都相當巨大,若能妥善處理,總覺得很有成就感。尤其是花了十幾分鐘,才將樹頂上的取下時。又或者,它仍持續高掛,心裡一定很難過。

最感窩心的過程,或許是不少登山人會順手撿回,也有外國遊客前來參與淨山。當天還有人騎機車,冒雨騎一二個小時來回,只為了當志工。還有媽媽帶孩子一起學習撿垃圾。他們來平溪不只是旅遊,還帶著回饋的心。

或許,你會以為這一切都顯得荒謬,再度提出質疑。假如按過去的習俗,一年只施放一、二個天燈,上述的困擾便可解決。但現在施放那麼多根本是觀光宣傳,如果嚴格限制,環境汙染就能解決大半。

只是如果停止施放,平溪一帶產業隨即遭遇打擊,難以維續旅遊的活絡。再者,如今天燈的意象也不只代表平溪一地,一如西班牙鬥牛、日本櫻花季。看到天燈冉冉升空,連外國人聯想到的,恐怕多是台灣。

因而此階段討論天燈的施放,應有不同思維,不宜停留在觀光旅遊和環境保護,到底孰為重要的困境。過去政府和生態團體常在此對立議題裡,陷入兩難。目前最務實的做法,恐怕還是盡量在物件的使用上,限制施放範圍,又或設計讓天燈完全燃燒,不要飛得太遠等多面向考量。

走進森林步道撿拾垃圾,或許也只是儀式,可能一天帶下山的,還不如當地一位阿婆撿拾的分量,但這個以天燈為淨山目標的活動,確實有多重意義。

過往遊客前往平溪線旅行,多半集中於鐵路的搭乘,以及在熱鬧小鎮的來去,很少領略當地的郊野風景。這次天燈節慶以步道為核心,鐵道像一條大樹的主幹,步道是它的主要枝條,八條步道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當多數遊客懂得透過森林步道,體驗這一鄉野環境,大家對平溪才會有深入的情感。每座天燈都是掉落森林的寶可夢,每撿一具天燈殘骸,都是在保護台灣的森林。天燈文化不只是升起,還包括了取回,這是未來一段時日,我們可以嘗試的方向。

天燈節慶也不可能一時結束。我當然希望,有一天會回到最原先的狀態,每年只施放兩三個。當這個夢想實踐,那是平溪,不,也可能是台灣的觀光質地最成熟時,但這美好時光不可能這麼快到來。(作者為自然生態作家)

西遊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