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ctist-news

未分類

鍵盤法官、司法改革、人民陪審

【寫真生活Snap電子報】介紹網友們精彩攝影作品及生活資訊影像情報,快藉由此份報來看你不曾發現的風景! 想瞭解最時尚、自然的Life Style?輕鬆成為新時代生活達人?【晨星生活元氣報】讓你輕鬆掌握最新生活訊息!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3/09 第3946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林岱樺在想什麼?
聯合報社論 聯合/鍵盤法官、司法改革、人民陪審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前瞻基建 須確保錢花在刀口上
民意論壇 聯合筆記╱補監委,拚司改?
野生動物瘋城市…好好認識牠吧
踐踏軍人尊嚴 我為陣亡父親寒心
投資卻步…先檢討環評審查制
工寮吃野飯…樸拙的李前副總統
偵查不公開變公開 誰該負責
缺水帶來缺糧 當心經濟衰退
農民需水春耕 政府卻喊休耕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林岱樺在想什麼?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一個不專業的立委,不僅可能開立法的倒車,更可能對生態環境乃至社會進步造成危害。最近動保界對「放生」議題的討論,就是個明顯的例子。

綠委林岱樺主持《野生動物保育法》的修法協商,她堅持對個人、隨機式的放生應從寬對待,「初犯者」不罰;民眾無法飼養的動物,應由政府收容。此舉,不啻為「棄養」大開後門,引發動保團體的不滿。林岱樺卻辯稱,民眾放生是出於「善心」,不可用民粹摧毀放生團體。

林岱樺的主張,其實已違反《動保法》禁止對家中飼養動物(無論是否野生)「棄養」的精神。至於她所謂「善心」,看見鳥店或海產店裡的野鳥、活魚想要買來放生,事實上是縱容各種「放生」(其實是「放死」)活動。這類隨機放生,不僅對動物本身有害,並對生態環境有害,只便宜了「放生產業」的供應鏈。

放生和棄養,只是一線之隔。外來物種或非原棲地動物的大量放生,無論善心或無意,都會對生態造成嚴重破壞。最近日月潭發現凶猛的虎魚大量繁殖,進而攻擊其他魚類,便是一大警訊。林務局試圖修法約束放生行為,是正確的方向;而林岱樺為了替放生團體護航竟硬要擅開後門,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無論如何,林岱樺至少說對了一件事:放生需要科學和專業。根據這個原則,林委員不可以隨便在魚店或鳥店看到動物就買下來放生,更不可以立法縱容這種行為。

   

聯合報社論

聯合/鍵盤法官、司法改革、人民陪審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南港女模命案出現大逆轉,在網路世界已被「萬民判死」的梁姓女子,經檢警追查發現有不在場證明,因而當庭釋放。此一轉折也引發網路雞飛狗跳,許多「鍵盤法官」擔心成為梁女的「誹謗提款機」,立刻瘋狂刪文。民眾易受有限的訊息引導而義憤填膺,甚至形成可怕的民粹裁判;此一事件,對於力倡「人民的司法」及「陪審制」的司改會議應是一記當頭棒喝。

網路世界匿名和即時的特性,往往能召喚網路鄉民對社會議題作出快速反應,甚至引導事態走向。但許多時候,所謂的「鍵盤法官」、「正義魔人」常在真相未大白前即率爾論斷是非,不僅對當事人不公,甚至對國家法治及社會體制造成戕害。值此司改會議不斷傳出朝「人民陪審制」修正之際,社會大眾的法治素養是否足以撐起新制,恐怕必須審慎衡量。

以女模命案的逆轉為例,梁女究竟有沒有涉案、是否有罪,應取決於檢調的調查及法官的聽證,俟檢視所有事證後再作裁決,每一步驟皆必須遵循嚴格的程序。然而,鍵盤法官及正義魔人無須負這些專業責任,也就不在意程序是否嚴謹。在淡水「媽媽嘴事件」中,就曾發生過民眾「未審先判」的教訓,殷鑑不遠,沒想到這麼快就舊事重演。

此次命案之所以誤認梁女涉案,一是檢警聽信兇嫌的片面供述,二是對監視器影像的草率檢視即驟下判斷,三是偵辦人員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對外透露。這些都是必須檢討的問題,但充當鍵盤法官的民眾,並不能因此卸除自己輕信、誤責之失。再說,檢警之所以調查不精確,主要是因為在羈押權移至法官前,檢警只能利用廿四小時嫌犯留置期進行初步偵查;而訊息不夠精準,有時也與媒體報導偏失有關,而誘導輿論走向。

不宜因單一個案而修法或立法,這是政治學的ABC;但是,由於民粹風氣日熾,這類情事卻越來越頻繁。且看洪仲丘案引發的軍事審判改革,結果是如今官不知如何帶兵、或乾脆放任不管,所以才有陸軍役男毆打少校中隊長,反而是被毆軍官遭到約談。「個案正義」或許能快速回應民意對司法的期待,卻可能扭曲法律的通案正義,而成為廉價或偏頗的正義。

如今在台灣,為個案而呼喚正義儼已蔚為主流,包括司改會議擬推動「裁判憲法審查制度」,當事人可就具體個案聲請大法官審查是否違憲,即是一例。「憲法審查」救濟制度打開「第四審」的大門,當然是為確保個案判決合憲。然而,凡司法裁判必有一方為敗訴者,加上國人動輒指控司法不公的纏鬥性格,未來勢必有大量案件要求憲法審查,從而癱瘓大法官現有的釋憲功能。如此一來,對多數人民的權利保障,究竟是利是弊?

蔡總統談到司法改革,認為應該「回歸屬於人民的司法」;如此文青語句表面上殊為動聽,實質上卻與法治精神牴觸。如果不提高公民的法治素養,檢警對偵辦中的案件輕率追查、放話,網民任意在鍵盤上充當法官,這樣的社會有什麼推動「人民陪審制」的條件?包括蔡英文公開聲明對郭瑤琪涉貪繫獄表達不捨,司改委員聲言「將直接平反冤錯案件」,這種直接用政治「指導」司法的情狀,又奢談什麼「人民的司法」及司法正義?

試問:若以郭瑤琪案聲請「裁判憲法審查」,如果認定違憲,該案一干承辦法官反被冠上濫權的汙名,將要如何處理?包括揚言要清除「辦綠不辦藍」法官的陳師孟一旦出任監委,是否即為涉貪綠營人士買下「雙保險」;只要極力彈劾「非我族類」的法官,就等於另類「平反冤錯」?

女模命案是一面照妖鏡,暴露了鍵盤法官、司法改革、人民陪審的虛實真偽。台灣司法需要改革,但應該加強的是法治精神,而不是走向民粹。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前瞻基建 須確保錢花在刀口上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政府將在本月底提出上兆元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以編列特別預算方式,希望藉由政府投資「帶頭點火」,捲動民間投資投入,挽救低迷多年的投資。

政府藉由擴大公共投資來刺激景氣、帶動經濟成長本不是新鮮事,台灣歷任政府都曾有類似嘗試,但除了成效往往不彰外,還造成政府債務大幅攀升,不但未能投資未來,還造成債留子孫的惡果。如今面對經濟不振,政府再度有擴大公共投資之舉,我們認為方向正確,但如何能不重蹈覆轍,值得我們檢視、關注。

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全球經濟缺乏復甦動能,各國政府尋求以貨幣量化寬鬆政策來刺激景氣蔚為風潮,甚至在數次G20會議中被認證為正確而應推廣的政策手段。如今事實證明這只是以製造泡沫來解決泡沫破滅問題的無效手段,各國也開始改弦易轍,重新正視擴張性財政政策的必要性,並以美國新總統川普的主張最具代表性。

在經濟學中,有關政府財政支出課題的探討,主要有兩大部分,一是凱因斯總體經濟學,一是公共經濟學或財政學。前者主要是藉由擴大政府支出來提振景氣、刺激成長。公共經濟學則著重探討政府財政支出的必要性與適切性,與總體景氣無關,只問是否必要、如何適切。

既然此次政府的擴大公共投資以「前瞻基礎建設」為標的,我們首先要呼籲,政府的思維不能再是凱因斯總體經濟學式的思維,因為不計其數的蚊子館正是其結果,不但無助於提高產業生產力、吸引投資,也無助於改善人民生活,純粹是大而無當、華而不實。退一步來說,總體經濟學中的擴張財政支出也分為具生產性和不具生產性,我們卻選擇了許多不具生產性財政支出,平白浪費有限資源。

新的「前瞻基礎建設」必須要植基於公共經濟學的思維,注重投資的社會報酬(Social Return of Investment),也就是必須仔細評估每一項投資所能帶給社會的實際效益。講得白話些,就是行政院長林全也指出的「讓錢花在刀口上」。

錢應花在刀口上,人人會講,卻總也只講成口號。「刀口」究竟為何,才是真正值得深究之處。蔡總統去年5月在民進黨中常會曾宣示:「公共建設思維的轉型,是台灣經濟發展新模式的重要環節。將來在公共工程的決策,必須要揚棄工業時代只重視開發和成本的舊思維,從友善創新、保護環境、重視弱勢者的觀點出發,進行全方位的規劃和思考,才能因應產業、社會、環境,以及人口高齡化等趨勢,使基礎建設和建築可以成為支持措施的一部分。」這段話展現了領導者的高度,也為「刀口」做了清楚的定義。我們該做的,就是詳加檢視政府未來提出的「前瞻基礎建設」是否都能符合這樣的刀口定義。

嚴格來說,蚊子館當然完全不符合刀口的定義,但其他看似有模有樣的建設項目是否就符合刀口的定義?以交通建設為例,這是各級政府最喜歡投資的公共建設,因為最容易被看見,也最容易累積政治資本。然而,交通建設也是最容易有重複投資浪費、破壞生態、造成環境不永續的公共投資。例如,充滿政治性卻也充滿爭議的北宜直鐵是否能符合前述蔡總統的刀口定義,看來頗為勉強。苗栗開發道路導致石虎棲地受害的殷鑑不遠,若政府也將北宜直鐵納入「前瞻基礎建設」,就必須清楚告訴人民:「前瞻」的判準何在?效益為何?成本多高?為何效益高於成本?

蔡總統的宣示已明示:公共建設計畫作為台灣經濟發展新模式的重要環節,不能只注重傳統可量化的經濟效益,還必須積極考量社會正義、環境正義與未來性等無形效益。這是前瞻的思維;我們至盼即將呈現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真的能彰顯這樣前瞻的思維。

   

民意論壇

聯合筆記╱補監委,拚司改?
林河名/聯合報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正在召開各分組會議,陸續端出司改大菜。但滿桌佳肴,跟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揚言「清除司法敗類」一比,馬上相形失色。原來,蔡英文總統不畏譏諷補提名監委,也在拚司法改革?

說蔡英文「不畏譏諷」,主要是民進黨長期主張修憲「廢除考試院及監察院」,但去年重返執政後,卻接連補提名考試院副院長、考試委員及監察委員,被譏昨是今非。

面對黨內外的質疑,蔡總統一面補提監委,一面仍強調修憲的主張及立場沒有改變,但何時修憲?卻完全沒有時間表。難怪黨內「修憲派」前立委林濁水大酸:「只要蔡主席繼續當總統,監察院一直運作下去,不會廢這立場也沒有改變。」

場景回到去年五二○蔡總統就職演說,當她提到「司法無法親近人民、不被人民信任、司法無法有效打擊犯罪,以及,司法失去作為正義最後一道防線的功能」,「接下來,新政府也會積極推動司法改革」,台下響起最熱烈的掌聲。如此便不難想像,即使「廢監院、補監委」引來噓聲,她也要回報人民期待司法改革的掌聲。這次補提名十一位監委,其中不乏律師、法官等法律背景的人選,顯示民進黨縱使把監察院當「盲腸院」,仍有意強化保障人權、建立法治的功能,但其中最大的「伏筆」,莫過於陳師孟揚言要將監察院「廢物利用」,讓黨國思想的司法官不能像過去無法無天。

陳師孟眼中的司法是「辦綠不辦藍」,最指標的案例則是「迫害陳水扁」。以陳師孟曾隨陳水扁擔任台北市副市長、總統府秘書長等要職,「護主」心情不難理解,但若要說陳水扁是遭司法迫害,辦扁就是「辦綠不辦藍」,恐怕連民進黨內都不敢如此「理直氣壯」。

以司法的社會評價之低,陳師孟的說法或許讓部分人稱快。但判斷好壞豈能分顏色,難道政黨輪替,「辦藍不辦綠」才是好司法官?即使「司法敗類」真的無所遁形,監委也僅能通過彈劾,最後還須送往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議處,偏偏公懲會委員剛好是陳師孟口中「黨國思想」可能最嚴重的資深司法官出任。

更諷刺的是,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還在分組密集討論,「準監委」已先卯上司法院,還斷定司法院對外界批評的回應就是一種「典型的官場攻防話術,絲毫沒有誠實自省的意涵」。到頭來,蔡總統拚司改恐怕白忙一場,最終還需要借重陳師孟在監察院「清除司法敗類」。

這帖藥,到底是猛藥?還是毒藥?不久就可以揭曉。

   

野生動物瘋城市…好好認識牠吧
翁億齡/公(宜蘭縣)/聯合報
你是否曾在好眠之夜,猛然被夜鷹陣陣的「追伊」聲驚醒;或在公園漫步突遭台灣藍鵲從後腦勺拍了一下;打開家中久未使用的櫥櫃時,被盤據在內的蛇嚇個半死…彷彿整個城市都成為野生動物居住的城市。

因為野生動物活動造成人類、農作物或其他人為設施利益損失或驚擾情形,可通稱為「野生動物危害」。常見的如夜鷹擾人清夢、獼猴搶奪食物、蛇類侵入居家等,其中又以蜂類、蛇類對民眾影響最鉅,請求政府部門協助排除。

值得思考的是,捕蜂捉蛇等野生動物危害,為何是政府的服務呢?或許是因為影響到生命財產安全,所以要求政府機關所為,但這只是表面因素,筆者認為還有四項深層原因值得深思:

一、「人是萬物之靈」觀念根深蒂固,凡事皆以人為中心的思維模式,造就只要惹到、嚇到、可能影響到人類的動植物皆會被「立即」移除,至於是否確實影響生命財產則非所問。

二、或因追求居住品質、或因房價過高,從市中心移居郊山、偏鄉等例子,近年屢見不鮮,但是都市人因為缺乏與郊山環境互動,不了解郊山生物,也不知如何相處應對,容易對野生動物的出現大驚小怪。

三、片段不完整的野生動物危害資訊,常只凸顯受害的程度與被害人的情緒,但根本、長遠的遠因卻很容易被忽略;鮮少正面教育民眾應如何應對、預防,致使類似案件一再重演。

四、民眾常希望政府對造成危害的野生動物進行「管理」(包括移除),但實際上,野生動物不可能管理,遑論山林原野幅員廣大,大自然間各種生物間又相互關聯、環環相扣,無法預知移除這些動物會造成什麼影響,自然不應自以為是去「管理」野生動物。

其實,許多野生動物危害類型多是人類所造成,或因土地開發造成頂層掠食性動物(如老鷹、大冠鷲等猛禽)日益減少,少了天敵,蛇類、鼠類自然肆無忌憚增加,加上人類聚落不斷往郊山環境擴張,部分習慣人類活動的野生動物種類自然而然就會出現在你我周遭。

然而若一味移除野生動物,不是最佳策略,更可能因為移除這些動物後,造成牠的獵物族群大爆發,惡性循環,人類將只能選擇寂靜或失控的自然環境了。

這樣的連結與循環其實早在一百多年的美國印地安西雅圖酋長宣言就已預知,他說:「…我們明白,萬物相依,如同血脈相連,萬物相互關連。土地所遭遇的,土地之子也將遭遇。人並非編織生命網的那位,他不過是其中一縷一絲。他對生命網所做的,也必定得到報應」。

想要減輕、降低野生動物危害的情形或影響,從現在開始,一起來認識周遭的野生動物吧!

   

踐踏軍人尊嚴 我為陣亡父親寒心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聯合報
以一個法律人來說,我對蔡英文政府感到灰心;以一個軍人子弟來說,對蔡英文政府則感到寒心。

民國三十八年,我的父親隨政府帶家人從大陸來台灣後,又奉命回到大陸,繼續「剿匪」任務,不久即陣亡於四川邛崍。當時局勢敗壞已不可逆,究竟父親為什麼要回到四川,他的犧牲有意義嗎?這是我懂事後,內心一直存在的疑問。

以我父親個人而言,我相信,他做不到一個人苟存性命於台灣,坐視著在戰場上的袍澤吧,他在陣亡前,心裡念的也是希望他的犧牲,可以保衛他愛的人。以軍人集體來說,對國家、同胞的認同,即使不幸犧牲,也是有價值。

也因此,看到民進黨政府要限制退役將領的言論自由,要立法將退將赴大陸予以「終身管制」。我油然生起「今夕何夕」的感慨。「民主」是台灣的根基所在,而之所以民主,就在於身處台灣的人民,擁有詮釋心中「國家尊嚴」的自由。而言論若有踰越,輿論可以撻伐,但政府那隻手,不容伸進來干預。

「國家尊嚴」跟「國家安全」不一樣,如果退將洩漏機密,當然要依法究責。但所謂的「損害國家尊嚴」,則是受言論自由保障的。

所謂「我不同意你的言論,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在美國,公民有燒國旗的自由,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民也有「主張台獨」、「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的自由。

何況,退將不認為是在傷害「國家尊嚴」,他們可能認為,軍事交流有助於台海的和平,出席大陸的「國慶」典禮,也是體現「一個國家、兩個地區」的憲法規範。不管這樣的認知,你我認同與否,但退將對「國家尊嚴」的定義,政府沒有正當性干涉。

此外,退役將領已是平民,在沒有「洩密」情況下,他的言論自由,和一般公民應該要有不同嗎?

而今天,蔡政府踐踏了這一份自由,踐踏的,不就是先父以生命、以和家人陪伴換來的台灣安全以及自由,我不禁更感懷疑,先父的犧牲,以及曾為保衛台灣而犧牲的國軍英魂,值得嗎?

此外,今天的將領,就是明天的退將,當他們看到政府是如此對待他們戎馬半生的奉獻時,他們怎麼自我說服要為這樣的政府犧牲。

近來軍事院校招生日益困難,不就是因為領導軍人的最高統帥,放任政府與政黨,踐踏軍人尊嚴,所招來的「寒心效應」?

不管是今天愚蠢的政客或普羅的台灣人民,都不該忘記國軍的貢獻。在早期兩岸武力對抗、烽火漫天的時候,每位戌守前線的軍人,都是用身家性命為肉盾,擔當台灣的護衛;在中期兩岸對峙的時候,即便衝突稍降,哪個軍人不是冷落了家庭、堅守著崗位?即使是承平時期的現在,軍人也是過著相對不自由的生活,讓百姓可以安居樂業。

就算這些功勞苦勞、流血流汗都不論了,單單從法治的立場,政府怎能讓軍人退休之後,反而變成二等公民,承受著歧視性的限制。這不啻是公然的踐踏憲法,民進黨政府務必尊重憲法,懸崖勒馬。

   

投資卻步…先檢討環評審查制
陳俊明/資深環工技師(新北市)/聯合報
台灣環保法規多師法美國,環評審查制度更不例外,唯獨台灣將開發案是否可開發交給環評審查決定,與美國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裁決不同。美其名打著環保至上的光環,但環評只有評估負面影響,卻不考慮其他對社會正面影響,尤其目前較具規模的開發案,不是一審再審,不知何時可過,不然就是通過條件嚴苛,窒礙難行,到底問題出在哪?

長期觀察及實際參與環評審查可發現,台灣環評無明確審查標準,只要審查會中碰到少數極端環保價值人士參與,環評委員就容易受到影響,導致會議原地打轉。

再者,積極作好環保的業者常淪為環評審查中的受害者,「環評法」管制「汙染總量」,而「空汙法」以操作許可管制「實際排放量」,本來就各有權責,在環評審查核定汙染總量下,業者可依營運實況變更。但目前環評卻以實際排放量,要求降低環評汙染總量,等於懲罰將防制效率提高的業者,造成業者不敢貿然進行製程優化,以免產品產量無法搭配市場銷售,甚至無餘裕量可擴大產能,經濟與環保皆輸。

有權力的政府應自省,不應將錯全推給業者,少數極端環保價值人士常以對抗博取新聞版面,政府碰到極端環保人士質疑就隨之起舞,將以往國人引以為傲的企業形塑成黑心企業,政府難道無責任?有權力者不知自省,難怪經濟會衰退,國外投資者卻步。

上述台灣環評審查制度的許多問題,都在台塑六輕環評爭議暴露無遺。建議政府應於環評明訂汙染排放量的審查標準,讓業者、環評委員、執法人員及公眾人士各有所本,在專業基礎下審查辯論,廣納各方專業意見,尤其遭環保署長期冷落環境工程技師的意見,及忽視在地勞工的心聲。對於環境影響評估中的公眾參與,亦應明確規範參與之對象及時機,非任由環保人士在審查會干擾議程,讓實質審查回歸專業討論。而開發案的否決權也應回歸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將所有的正負面影響都拿出來討論,才能做出對人民最有利的決定。

   

工寮吃野飯…樸拙的李前副總統
錢得龍/國小校長(台中市)/聯合報
李元簇前副總統退休住在苗栗,低調自持,幾件小事,可以窺見他的樸拙性情。

李前副總統出門,僅帶一名隨扈和一名照料兼打雜的秘書。他當年的政大學生陳漢強、也是我的師專校長,常去探視他,有時也生服子勞帶李副總統出外走走。

有兩次到台中來,叫我當嚮導。一次是探視林洋港的病,陳校長要我幫忙帶路,我只知道林洋港住北屯,家在哪不清楚,只好四處問,打聽後還特別先去問社區門房確認,並詢巷道位置。以退休副總統規格,只要跟當地警政或地方政府說一聲,應該就有人接應吧?何勞我這老百姓去問路?他就是不要特權、也不要麻煩人。

另一次李前副總統想去台中郊外走走,我帶他去山地雙崎部落同事的果園採甜柿,他這耄耋老人,一進果園裡手舞足蹈,秘書「罵」他小心跌跤,摘下柿子,主人還來不及阻止就往嘴巴塞。本安排到東勢餐館吃飯,他卻堅持在果園隨意吃吃就好,結果勞煩女主人,在鐵皮工寮搞了幾道鄉野粗菜飯,擺在簡陋的木板檯上,五、六個人端著碗筷或坐或蹲,就像打野戰般用這頓工寮特餐。為表謝意,回去後他寫了兩張毛筆字送我們,這算是他受接待的禮尚往來。

有一回隨陳校長到頭份官邸探視他,雖然僅是學生學孫輩,他卻待如上賓,又是咖啡又是茶,把我們帶的小伴手一一拎起,客氣道謝擺在茶几正中央。然後拄著拐杖帶我們去看他親手種的茶花。他的茶花園超過百坪,各種茶花齊全,他把茶花當寵物,談起來眉飛色舞簡直是茶花博士;晚年,他大約是以茶花為伴了。

他請我們吃飯,卻不同工寮隨便了。帶到裝置雅緻的庭園餐館,親自點幾道這家拿手料理,再讓我們也點一些,他說這家餐館不錯,有大菜也有巧菜,我們只能恭敬而從命。

李元簇先生一生貢獻國家,功勳崇隆,卻沒忘掉早年克難習性。有次來台中踏青,在餐館說要白飯,我們要了三碗白飯打算分著吃,一碗就放他面前,他竟把尖滿的一大碗白飯吃得一米不剩,我吃驚問他怎那麼餓?他說不是一人一碗嗎?不吃光暴殄天物。那時他大約八十六、七歲,明知這樣吃很負擔,卻是跟家裡老人家一樣,吃的絕不絲毫浪費。

李前副總統一向謹守分際,為政不多言;退休也月明風清,幾次面緣,他從不月旦時事人物。他心中自有尺,口裡不是非,展現一位退休長者的風度!

   

偵查不公開變公開 誰該負責
吳景欽/真理大學法律系主任(新北/聯合報
程姓兇嫌殺害女模事件,被認定是共犯且經收押禁見的梁姓模特兒,以無在場證據,被撤銷羈押。然對比先前,不管是媒體或社群網站所散布的訊息來看,如此戲劇般的大逆轉,令人感嘆,所謂偵查不公開,是否僅能存在於法條之上?

由於案件偵查階段,仍處於找尋證據與行為人的階段,過早將偵查資訊與進度公開,不僅會使證據遭湮滅或隱匿,更可能使犯罪人有所防備,而使檢方難於還原真實。

在此階段,既然事實尚處於混沌不明,若將資訊公開,即可能對當事人、被害人或證人等隱私、名譽權等造成侵害,更易形成輿論審判。不過此原則也非絕對,如犯罪人尚在逃逸,為避免大眾受害,或尋求全民協助逮捕的偵查考量,亦可例外為偵查資訊的公開。

故刑事訴訟法第二四五條明定檢警辯等依法執行職務之相關人員,除依法令或為維護公共利益或保護合法權益有必要者外,不得將偵查所得資訊,公開或揭露予執行法定職務必要範圍以外之人員。司法院也制訂有具體辦法,讓偵查者有所遵循,並有效保障人權。

只是法律的應然規定,往往與現實面有落差。因若檢警洩漏偵查資訊,雖會觸犯洩漏國防以外機密罪,但在多數情況,難以期待自己人查自己人下,被訴追的機率實在不高。即便有執法者查出洩密來源,但其未嘗不可以基於公益或為保護大眾等等,來為免責之藉口。就算這些例外得公開的理由不存在,但此罪法定刑僅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下,有可能以緩起訴、緩刑或易科罰金為終。凡此種種,使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刑罰,僅聊備一格。

此次女模被殺事件,被媒體與網路傳布之事,應儘快追查與追訴洩密者,即便難以期待,卻也是檢察官必須向各界交代的義務與責任。主事者當務之急,儘速修正相關法制,若不如此作為,只會讓偵查不公開,繼續停留在法條宣示。

   

缺水帶來缺糧 當心經濟衰退
詹明勇/教(台南市)/聯合報
最近水利系統都吹起缺水警訊,水利署也在新北、桃園與新竹地區啟動一階限水措施。當然,威脅最大的是農業用水,因為只要進入水情稍緊的綠燈,就可啟動「水源調度」制度,而「被調度」的對象往往就是農業用水。

過去,解決缺水最快方式就是休耕轉作,水權水量權宜調度使用,其中衍生的成本多由公部門逕行吸收。農民不種田拿到補助,產業也在惶恐中度過缺水歷程,主管機關兩邊不討好的等待甘霖。這樣的水管理機制,年年熬過,年年難過。

針對未來嚴峻的氣候變遷條件,台灣不能年年休耕,因為休耕的背後就是儲備糧食的缺口,估不論水田不耕作對地力的影響,晚一季耕作就是少一季收成,隱隱間侵蝕著安全糧食儲量的基礎。根據農委會二○一五年度統計,台灣糧食自給率以熱量計才卅一.三七%,這表示台灣民眾的生存熱量超過三分之二要仰賴進口食品。若發生區域性氣候異常,馬上就面臨大缺糧的風險。

台灣已經成為常態缺水的國家,年年休耕,殷實的農民慢慢的等水田硬化,沒心眼的地主很快就被說動變賣土地。可耕作的農地正在消失中,因為我們把農用水資源轉給工業,企業家也許可維持短暫榮面,一旦糧食供給鏈崩潰,我們就要面臨無法承擔的苦果。

水資源是國家建設最重要依據,水資源的議題不是每年春天硬撐就可以解決。股票市場上有所謂的領先指標,它可以提前反映景氣變動情況,用來預測短期未來景氣變化。因為氣候異常與用水型態改變的關係,原本平衡供水的體系,也會面臨缺水的威脅。水資源絕對是帶動市場的指標產業,這是值得政府長期投資的政策。

工業重要,農業更重要,不要再移用農用水了,讓用水條件計入企業家的成本,也反映在市場價格,這才是不仰賴補助,真正的產業升級。

   

農民需水春耕 政府卻喊休耕
蔡木章/營養專員、農家子弟(台中/聯合報
時值春耕時期,全台水情卻告急。雖說缺水與久旱不雨有關,但農政高官毫無應變能力及無心任事的敷衍心態,才最該被檢討。

農委會雖已緊急發函各鄉鎮市公所,鼓勵水情不佳地區農友自主休耕。然此一急就章的舉動,不僅打亂了農民的耕作步調,恐更影響地主與承租人間的互信基礎及情誼。

等不到政府政策的承租人,應早已向育苗場訂秧苗了,如今政府卻鼓勵地主辦理休耕,如此決策讓承租農民如何適從。

其實,農業問題豈止是水的問題而已,農作人口嚴重凋零老化,年輕人視務農為畏途,遂讓農村到處充斥著千歲團、萬歲團,才是最大的問題。

在野時,批判馬政府對農業漠視,毫不手軟的民進黨,現在執政了,要將台灣的農業帶往何處、如何對待農民,我們正睜大眼睛看。

   

后里櫻花小徑勝景免門票 讓你盡情賞景拍照
每年初春,透過網路曝光的櫻花小徑勝景,造成一陣轟動,吸引無數朝聖的遊客前往拍攝。環繞整區的櫻花道有著河津櫻、八重櫻,山櫻、綠萼櫻、白色緋寒櫻,欣賞這些美景都是不用門票的喔。

不能沒你 銀髮族的社媒新人生
國外把老人常用的網路社群連上醫生或家庭照顧系統,讓長者除了享受連結好友的快樂,還可得到即時照顧和關懷。是高科技和「滑動老人」的完美結合。很多人說年輕一代離不了手機,其實銀髮世代更在創造社群媒體的美麗新世界。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Leave a Reply